乐东| 元坝| 西吉| 承德县| 大名| 镇安| 平阳| 带岭| 会宁| 许昌| 代县| 静海| 苏尼特左旗| 丹寨| 来安| 兴城| 沁县| 娄底| 古丈| 益阳| 华县| 宜秀| 武陵源| 桑日| 乌海| 石家庄| 泾阳| 海林| 商都| 石棉| 德惠| 东光| 召陵| 琼山| 阳高| 托克逊| 新邵| 梓潼| 南华| 罗山| 代县| 民丰| 丁青| 翁牛特旗| 都兰| 剑川| 淮安| 电白| 珠海| 错那| 松原| 廉江| 巴马| 丰润| 新青| 集安| 天安门| 丰台| 宁蒗| 吴川| 云霄| 海城| 孟州| 大城| 阜城| 余干| 汤阴| 清徐| 大连| 西乡| 连江| 阿拉善右旗| 金华| 三河| 安康| 祁县| 武安| 召陵| 阎良| 安庆| 博湖| 常山| 云南| 绥阳| 淮阳| 扶沟| 松滋| 怀安| 清原| 北宁| 金门| 襄城| 乌兰察布| 稻城| 广灵| 鹤岗| 高安| 南岔| 晋城| 嘉义市| 蒲县| 汉寿| 新余| 礼泉| 纳溪| 环县| 始兴| 赞皇| 巴东| 光山| 高平| 哈尔滨| 丹巴| 江都| 镇宁| 宁海| 沽源| 莘县| 峨眉山| 黄山区| 白河| 六合| 汪清| 遵义县| 芜湖市| 武穴| 湘潭县| 平度| 衢州| 内蒙古| 安康| 务川| 江安| 保德| 蒲城| 长沙| 广昌| 尼木| 若尔盖| 碌曲| 沐川| 芦山| 嘉禾| 建瓯| 呼图壁| 屏边| 鄂伦春自治旗| 饶平| 富宁| 叶县| 洪江| 乡宁| 保亭| 梁平| 山西| 水富| 尚志| 桑日| 全椒| 奈曼旗| 习水| 壤塘| 金秀| 昂昂溪| 周至| 涉县| 鸡西| 嵩县| 翠峦| 临沧| 茂港| 永仁| 大通| 岗巴| 广饶| 李沧| 重庆| 宣城| 三门峡| 寿阳| 长沙县| 宝丰| 桂阳| 荣县| 八一镇| 确山| 遂昌| 延寿| 舒兰| 铜陵市| 临县| 乐安| 高雄县| 霍城| 永春| 萨迦| 浮山| 温泉| 广饶| 融安| 容县| 宾川| 临川| 太康| 松潘| 汕头| 四川| 石林| 南涧| 平阴| 赣榆| 乡宁| 离石| 鄂温克族自治旗| 密山| 汉阴| 讷河| 永登| 巴塘| 华安| 汾阳| 鄂州| 陈巴尔虎旗| 遂宁| 临县| 贺兰| 襄城| 衢江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安陆| 漠河| 延庆| 兴县| 贵阳| 连平| 弥渡| 平南| 沁阳| 蒙自| 南昌县| 略阳| 临泉| 大同县| 中卫| 明光| 关岭| 商城| 贺兰| 绵阳| 涿鹿| 吴江| 和县| 荔波| 讷河| 韶关| 盐源| 通城| 应县| 无锡| 天等| 固始| 唐县| 砚山| 揭西|
百宝箱
 注册 | 找回密码
查看: 7026|回复: 2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往事] 问我要棉鞋穿的老奶奶

标签:酵母 依洛拉达乡

1

主题

1

粉丝

95

积分

布衣平民[1级]

Rank: 1

参加活动: 0

组织活动: 0

精华
1
好友
0
注册时间
2017-5-2
跳转到指定楼层
主帖
发表于 2017-5-2 18:22 |只看该作者 |倒序浏览
(一)  到来
这个老奶奶忽然某一天就出现在我们上学的途中的那个小山洞里,当时我们正读初一,小山洞一边是悬崖,一边紧靠着公路。
小山洞很小,若是避雨,两个初一的小朋友可以进去山洞,也只能保证身体靠洞壁不被雨水淋透。
然而,当我们看到这个老奶奶的时候,她正坐在小山洞里,看起来像是走累了歇歇脚,身着深蓝布的类似于中山装的衣服,很合身,很整齐,也挺干净。头上是黑色丝巾缠头,脚上是一双黑色布鞋。这通身的装扮我奶奶也穿过,只不过是逢年过节才会见到。
老奶奶看起来很白净,斜挂一个小布包,安静地坐在那里。我想,她应该就是走累了歇歇脚而已。
可是一周后我们住校生回家路上,又在小山洞里看到了老奶奶。彼时她身上盖着一床比较旧但也挺干净的被子,半躺,脚边堆着几件旧衣服和一叠旧报纸,一只陶瓷碗,还有一只铁质的奶粉罐,奶粉罐放在几块石头垒的简易灶,灶下有木屑在发着微微火光,奶粉罐里胡乱炖着小半罐食物。
(二)  住下
自此,老奶奶感觉就在这里住下了。
可是天气更冷了,我们已经穿上了比较厚的衣服。
老奶奶还是住在山洞里,时不时自言自语。她为什么不回家呢?
原来,老奶奶糊涂了。
来来往往的人总有很热心的,想送她回家。可是老奶奶根本就说不清家在哪里。
她的孩子是找不到她吗?
渐渐的,我们仿佛明白,她也许是被家人遗忘了。
附近的村民还是很热心的,总有人不时给她送吃的,包括我们初中生,也会用零花钱买了馒头送给她。天气那么冷,也不知道她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(三)  赶走
终于,有一天早晨,我们打着火把去上学的路上。我听到了小学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声音,他正对着附近最有威望的家主说:“来,吃根烟吧。您看,这个老太太怎么办。”  停顿了一下,老师的声音继续说:“要不,把她赶走吧”
听到这里,眼泪不知道怎么就夺眶而出,心里在呐喊:老师,老师,你是老师啊
小时候总是那么懦弱无能,只能默默流泪默默反对,不敢把真实的想法喊出来。
老师的声音在继续:“您看,孩子们那么早去上学,又只有这一条公路。万一这个老太太有一天那个了,孩子们都不敢从这里走。”
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,止不住的流,火把在前行,我跟着火把渐渐听不到老师的声音了。
我沉默,我也好想转过身去跟老师喊:老师,你们就不能留下老奶奶吗?我们是小孩子,但是你们是大人啊。
(四) 棉鞋
一周很快又过去,我记挂着老奶奶,飞快奔向小山洞。
老奶奶孤独地在马路边坐在她的行李上,简单的两个行李以及奶粉罐挂在行李上,这个行李看起来不像是老奶奶打的。
是的,糊涂了的老奶奶怎么会打包行李。来的时候她只有个小布包的。
老奶奶不知道在说什么,我靠近她,她抬起头盯着我。
模糊地听她说:“他(她)们把我被子丢到河里去啦,他们扔了我的被子
她一直念叨着被子。
我问她:“你还记得你家在哪里吗?”
她指着山那边:“在山那边”
山的那边还是山,重重叠叠。
她继续说:“我会写字”
我兴奋起来,赶紧拿出纸笔给她,写了半天,发现根本就不能辨认写的内容,就像三岁小朋友乱涂的豆芽。
是我糊涂了,若是她真的会写字,热心的村民岂会不帮她找家人。
去打柴的村民路过,看到我,说:都赶了好几天啦,她不走,只好把被子扔了。
打柴的村民看看我,没有再说什么,走了。
是啊,村民们赶了好几天,老奶奶无处可去。行李估计是有威望的那位家主夫人帮忙的。可是,没人会说:“接我家里住吧。”
初一的我也明白接一个乞丐婆到家里住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,当时每个家庭按人头还得上交国家一千多的上缴款,我经常听我妈妈讲,这个上缴款很重很重,每个家庭都不富裕。即便是老师,想到上缴款,我想我不应该埋怨老师的,他也有难处。
记得小学时候的糖果是两分钱一颗,初一住校的菜汤是一毛钱一勺,五毛钱可以吃一份小炒肉。
末了,老奶奶指着我脚上的棉鞋说:“你的鞋借给我穿一穿,我好冷”。她盯着我重复着借鞋的话。
我脚上是一双老年人才穿的棉鞋,并不是小孩子们的款式。妈妈给我买这样的棉鞋穿,一是因为保暖性能好,因为我的脚年年冻疮,冻烂脚的那种。二是这种棉鞋价格比较公道,我们家也不富裕。
可是,鞋借给她我怎么办?
我打定了主意不会借鞋给她,却也因为这个决定,我羞红了脸。
“奶奶,我把鞋借给你,我就没有棉鞋穿了”
老奶奶盯着我,嘴里念叨着:“把鞋脱给我吧,我好冷。”一直重复着
  
(五)离开
我转身离开,老奶奶还坐在她的行李上。
我只能离开,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继续,我只好离开。
眼泪刷刷刷地在我羞红的脸蛋上流淌
我跟我的老师有什么区别,亏得我还在心底指责过我的老师。
老师,对不起。   你做不到的事情,我也无能为力。
成年,我要保证自己家的老人有吃有住,不流落街头。

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
深圳论坛 + 20

总评分: 金币 + 2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版主

“心情故事”版主

Rank: 32Rank: 32

参加活动: 1

组织活动: 0

精华
62
好友
61
注册时间
2010-3-23

“深坛之星”优秀版主 深坛文豪

2
发表于 2017-5-3 17:58 |只看该作者

故事感人。。发人深省。

语句上可以再斟酌一下,就更好了!
时光无涯,聚散有时,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参加活动: 1

组织活动: 0

精华
1
好友
1
注册时间
2015-1-29
3
发表于 2017-5-6 14:03 |只看该作者
无需安装,手机扫一扫上深圳论坛
成年,也做不到。再说,这不是个人能人能解决的。

快速回复主题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关闭

热点推荐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  

     
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
高级模式意见反馈
fastpost
关闭
回顶部